主页 > F鲜生活 >知识的不正义有两种面貌,有时清晰可见,有时隐而未显

知识的不正义有两种面貌,有时清晰可见,有时隐而未显

作者: 时间:2020-07-27 343° F鲜生活

知识的不正义有两种面貌,有时清晰可见,有时隐而未显

从性别、环保到人权,现代社会的种种争论持续出现、难以消失,因为这些争论都有道德价值的面向。有些人对道德争论的进程悲观,因为他们认为道德「没有对错」,因此没有「真正公平」的解决方案。这些人不见得注意到,但是我认为这个想法本身,才真正凸显了道德争论为何困难,因为「真正公平」的判準长怎样,也需要道德讨论。

面对种种道德争论,我并不悲观,而且我认为,一些来自科学哲学的洞见,可以让我们明白自己有理由不悲观。

孔恩(Thomas Kuhn)用「常态科学」和「科学革命」的交错来说明科学的进程:在常态科学时期,科学社群对基本的世界观有共识,这个共识让他们顺利合作,藉由大家都同意的一套科学方法迅速扩展科学眼界。当他们的眼界超过既有的世界观守备範围,科学方法会出现异例,科学革命随之而来。科学革命反思方法、质疑世界观,这些反省深及本质,通常不会让那些拥抱既有观念的人感觉太舒服,但每个科学革命时期的争论,都是开启下一个常态科学成长期的契机。

从哥白尼到爱因斯坦,每次科学革命到来,以微观的时代来看,当时的社群整体在理智上都一片混乱,难以辨别哪些想法值得接受,就像一个谨慎的人面对真正难解的道德争议一样。但事后,以巨观的历史回顾来看,人类的科学进程很好,而且越来越好。每次科学革命之后,人们获得新的世界观和科学方法,能做的事情只有更多没有更少。以科学来说,如果你诞生在哥白尼之后,不会想回到哥白尼之前;如果你诞生在爱因斯坦之后,不会想回到爱因斯坦之前。

以不严谨的比喻,我会说,人们的道德争论随时都在「科学革命」时期。在多元社会,我们随时都会撞上世界观的冲突。以微观的时代来看,现在的社群整体在理智上一片混乱,难以分辨同性恋有没有权利结婚、女权是否过度高涨、国家能否以死刑剥夺人命。然而,以巨观的历史回顾来看,人类的道德进程很好,而且越来越好。十九世纪晚期,人们争论女性公民有没有权利投票,这个问题的答案在现代已经是常识,并且我们也无法想像,有人能提出合理的论证,支持大家回到女性没有投票权的时代。黑奴、裹小脚和自由恋爱都曾是难解的道德争议,但现在它们不再是,而我们进入一个更好的社会,让更多人能更容易实现自己想要的美好人生。

科学进程需要争议,道德进程也是,我们仰赖人们发现冲突,提出知识方案来协助大家理解问题,一起设法解决。这种知识方案有时涉及新概念,例如几十年前,社会上还没有「性骚扰」这个概念,这对受害者非常不利,他们陷入困境,但难以让其他人明白他们所受到的伤害,甚至无法理解自己遇到怎样的困境,毕竟拍肩膀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事,除非你是 323 占领行政院事件的当事人。我们可以想像,在「家暴」这个概念出现之前,当家长暴打小孩、丈夫暴打太太,恐怕顶多就是被认为「管教过当」。

在《知识的不正义》里,弗里克试图做的事情,就是提出一套新概念,来协助我们理解新问题。

公民课让我们知道人类互动倚赖刻板印象,而刻板印象有时候会带来不公平的结果,例如让人认为原住民学生的强项是运动而非课业。在这本书里,弗里克试图说明,刻板印象带来的一种不公平后果特别值得注意──「证言的不正义」:社会上有些族群,在特定议题上难以有效发言和人沟通,因为多数人会因为刻板印象而认定他们说话不可靠。证言的不正义重要,因为有效发言和人沟通,不但是民主社会里人们争取权益的重要途径,也是一般来说人在社群中建立自我的重要途径。

在同一本书里,弗里克的另一洞见,是提出「诠释的不正义」来描述上述「因为概念不足,人们无法理解自己或别人遇到的问题」这样的情况。在缺乏「性骚扰」、「家暴」、「情绪勒索」等概念的社会,这些行为的受害者会因为诠释的不正义而无法理解和说明自己的困境。在缺乏「证言的不正义」概念的社会,证言不正义的受害者,会因为诠释的不正义而无法理解和说明自己的困境。更宏观来看,在缺乏「诠释的不正义」概念的社会里,人们更没机会有效了解自己或别人遭遇的诠释不正义。

弗里克值得阅读,因为他把两种不正义刻划清楚,丰富了我们的语言和概念,让我们在不限于刻板印象和言论权力的场域,都更有机会发现和解决问题。正如同你不会想回到爱因斯坦和哥白尼之前,透过这本书掌握了两种不正义,你也不会想回到弗里克之前。这就是道德的进展。

如果说哲学有什幺力量,这种概念的力量,一定不会缺席。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38365体育投注|权威生活门户网|分享生活常识大全|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占成合作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亚洲太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