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M泰生活 >知识型网红是怎幺炼成的?──哲学普及工作者朱家安的生存笔记

知识型网红是怎幺炼成的?──哲学普及工作者朱家安的生存笔记

作者: 时间:2020-07-27 554° M泰生活

知识型网红是怎幺炼成的?──哲学普及工作者朱家安的生存笔记

书与青鸟,在複杂纷乱的尘世中,从书本的青鸟进入灵魂独处的世界,思考书跟现实的连结、人和作者的知识脉络并深入自我,从中谱成一幅澄澈灵魂的意象。书店原始建筑的三角形窗,传递一个人无法独自生存的,需与大自然孕育共生,青鸟能穿越其中并互补于不同层次里,在面临世俗环境中始终坚守信仰。让阅读重新定义自己的灵魂,让书店因独立而自由。

戴着帽子,高高的清瘦身影,朱家安站在台前,手拿着简报笔,这对他来说是个不陌生的场景,更是他身为专职哲学普及工作者的日常。

关注社会议题的人,大概都晓得朱家安这号人物,他经营部落格「哲学哲学鸡蛋糕」,将哲学带入时事议题作讨论,读者更喜欢亲暱地称他一声「脑闆」。

现在的他以哲学普及的工作维生。能把兴趣当工作,是许多人求之不得的事。但,知识型网红并非短时间就能够炼成的。朱家安在沃草公民学院哲学普及年会前导活动中,与大家分享一名普及工作者的生活样态。

他所为人熟知的「哲学哲学鸡蛋糕」,不仅是书名、节目名,最早其实是从大二就开始经营的一个哲学部落格。从那时开始,他就不停的书写,最勤劳的半年甚至可以一天产出一篇文章。

要维持这样的写作热度,并不容易。时光倒退回2007年,「朱家安」这个名字还不太被大家认识。当台下的听众问到:「在以前默默无名的时候,为什幺还愿意继续写?」朱家安只是回答:「我相信会写下去的人,本来就是想写的!」

而他也的确有这样的热忱,从2007至2012年,长达5年的时间,「哲学哲学鸡蛋糕」持续开张,累积上千篇的文章。那时候并没有像脸书这样普及的平台可以宣传,但朱家安也善用SEO(搜寻引擎优化)的技术,例如:调整标题、标籤、等等,让自己能更被看见。

完全零收入、零知名度,但不意味着这一切就成为徒劳,「哲学哲学鸡蛋糕」对于现在能闯出名号的朱家安来说,确实是一个坚固的基石。

回想过去的经历,他定义一个「学术普及工作量表」来概括一个普及工作者的炼成,包括:普及能力、话语能力、策展能力,这些技能都息息相关。

「普及能力」意味着你拥有某样专业知识,并能以文字让社会大众读懂。「哲学哲学鸡蛋糕」上千篇的文章,一开始就是为了要向社会大众解释上课学到的知识。除了基本写作的练习,还能顺便锻鍊自己的心灵,因为网路上的批评总是毫不留情。「你写那什幺垃圾」,朱家安随意举例一个恶评,他只笑说,这是一种很「励志」的训练法。

再来,朱家安猜测,大家刚开始想要向大众解释一个困难的知识,大多会先用写的,等待书写技巧成熟后,便开始用讲的,展开演讲生涯。

像他在2013年时,一篇文章「不要再键盘反同/挺同了」,朱家安第一次体验到爆红的滋味。因为流量超载,文章直接被下架处理。他顺势发起「Keep me online」的活动,把线上的文章,直接办成线下的实体活动。他意识到读者愿意为哲学知识付一点钱,活动也开始越办越多。

在能说又能写之后,行销的问题会接着而来,考验你是否有能力推广自己的活动,不管是想梗、设计主视觉,就是要让大家对你买单。而在朱家安在唸书的时,每年都持续举办哲学营队,活动的策展、包装,他都能直接参与到,也练就了策划活动的行政能力。

因为部落格的文章,他陆续出了《哲学哲学鸡蛋糕》、《护家萌不萌》等书。朱家安笑说:「突然发现废文写多了,也能赚到钱!」

写文、集结成册,有了内容后又能一鱼多吃,顺便办讲座。讲座办多了,提升策展能力,就会陆续有人来谘询。于是,写作、演讲、谘询,一个普及工作者的「商业模式」俨然逐渐成形,彼此间又能互相加乘。

除了有一颗想为哲学普及贡献的心外,将一般人认为艰涩难懂的哲学变得易读,才是哲普的真功夫。

朱家安曾在一本哲学写作书看到一个对于读者的想像:「假设读者又笨又懒又机车。读者不会帮你想,只要文章有一点错误,他就觉得是垃圾。」虽然有些悲观,但放诸现实似乎也未必夸张。充分说明、一旦遇到哲学专有名词,别忘下定义,这样能够协助作者更加严谨。

此外,写作者也常常会对于写作的主题犹豫许久,怕抓得太大写不完、又怕抓小又没意义,因此,他提出「哲学普及单元」的概念,让写作者能够衡量是否有潜力发展成一篇哲普文章。

简单用式子表达:

哲学普及单元=哲学内容+可以被脱离其他哲学,被单独理解的内容+对一般人有意义,但不见得感受得到+能在有限的时间与字数内完成

一篇哲学普及文章,除了必备的哲学内容外,还考虑到内文所提及的知识是否能够被单独理解,可以清楚划分开来,不需要再去牵扯额外概念。例如:提了「无理数」的概念,就势必也要解释何谓「有理数」,他们无法被单独理解。

此外,讲述的内容还必须对于一般读者有意义,而且他们平常并未查觉到,如此一来,他们才会有想点进去看的动机。

面对批评,写作者常会有:「你懂个屁!」的心态。但朱家安说,那些你听来最刺耳的人,给的意见往往最宝贵,毕竟「普及」,就是要一般大众都能懂,才有意义。

身为一个全职的哲学普及人,朱家安有的是过去五年的累积,和当时幸运的经济条件,让他不虞匮乏的继续写下去。

现在,写作、读文章、做简报、审稿,几乎就是朱家安的一天的生活。他笑说,自己就很像研究生,在无聊中做一点知识活,但却是不可或缺的基础。

哲学要普及,除了他一人还不够。不过,他并不认为每个普及者都要完全複製他的路径。他认为,只要能在各种位置,找到为哲学普及的机会,都是难能可贵的。

像是「沃草烙哲学」就是一个很好的新手村。经过事先的调查,大家不敢写哲学文章的理由,不外乎:怕出错、怕被退稿、怕丢脸被笑。因此,沃草烙哲学这样的半透明平台,必须有帐号才能参与讨论,且投稿专栏也提供编辑、参与者润稿。经由大家的努力,让文章越来越好,尽量减去大部份人的顾虑。

两年来,沃草烙哲学社团已协助哲学人生产近百篇文章,最近也集结成《现代草民哲学读本》一书。循着这样的管道,台湾哲学正慢慢酝酿起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38365体育投注|权威生活门户网|分享生活常识大全|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日博app官方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十六浦